李有才科学上访的悲歌 & 2008 四川大地震

 李有才!  科学上访户的悲歌

“国家地震局靠着这个垄断地震资料的所有信息,却不担负任何社会责任,实在罪孽深重啊…”

节选自:塘边闲语 长篇宫廷评话 第二季第95回《李有才三诘紫坪铺…》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3476/201212/11831.html

接上回,说那个地震局第一线员工的故事。

因为是四川大地震,故而就先说四川地震局里一个老工程师,叫做李有才,在1999年退休了。可是李有才退休以后,反而干起自己感兴趣的地震预报来了。人就是怎样的,若是有兴趣,终身都有乐趣,而且不为功名所累,反而会擦出火花,搞出名堂来的。

这地震预报在世界上也是超级难题之一,故而国际上,尤其是美日两国,都不以预报为主,而是重视震后的及时救助以及建筑物的抗震设计。

以日本为例,这是一个地震多发的国家,故而对建筑物的设计特别周到,一般楼房都可抗拒至少7级地震。不过,这地震大约是分两类,一个是水平方向振动的,这样楼宇会摇摆,对于这类地震,建筑物可以抗震的。另外一种是垂直方向振动的,那么这就是神仙也没有招数了,因为整个地面都可能塌陷下去的,所以这楼宇就可能被掩埋了。说书的不是地震专家,只是用自己的理解来解说这地震的故事。

当然实际上的地震可能两种混合的都有,不过一般总有其中一个为主的,日本大大多数地震都是水平向振动为主的,故而日本人也就比较耐震了。而且地震前,地下会产生两个特别的波,可以被现代地震仪检测到,只是时间很短,不过对于电力系统和高速运输系统来说,就是半分钟也可以避免很大损失的,日本就是这么做的。故而日本地震虽然极度频繁,可是鲜闻列车出现重大事故的。

不过美日并不是不研究地震预报,只是现在的各种预报手段的准确率十分低下,大约不超过40%,换言之,有六成预报是虚报,可是,现代社会根本无法接受这么高的虚报,因为这会引发无穷无尽的“狼来了”的故事,让大众和政府疲惫不堪。不过,几种预报手段叠加的话,可以大幅度提高准确率,可是,对于美日这样的国家,若是没有接近十分的把握,哪个够胆说我可以预报地震呢?可是,专家们并没有歇着,而是用简洁的方式,例如写个论文讨论某个地区的地震可能性以及震级,上书政府提醒大地震发生的可能性,这在日本都是一直有的。例如最近的这次引发和电站事故的日本地震海啸,就被日本一个著名的学者团队精准预报过,当然时间没有那么精确,可是震级就相当接近了。故而地震预报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是目前手段还不够精确。

说回大陆的地震,却一直在两个方向来回摇摆,因为若是参照美日的做法,那么所有建筑物的成本都要急剧上升,豆腐渣工程就没有机会了,故而从上到下没有人愿意的。这就是如今大陆官员和P民共同心态,真的地震的时候,个个都希望自己的房子是抗震的,可是造房子的时候,个个又都希望最最便宜的,就像如今上海的电梯老旧失修时,业主投票的话,三层以下的一定说不用修的,因为自己不用乘坐的。可是,同样的人若是搬到10楼的话,立刻就翻脸说要赶快修了。这种心态也是如今贪官污吏横行的一个社会基础,因为虽然人人痛恨贪官,可是一旦自己为官的时候,就会嫌贪污不够的,尤其从乡下来的,就更加变本加厉了,其实,很多地方多有类似问题的,例如台湾的阿扁,就是一个典型了。故而若是没有约束机制的话,贪官污吏是永远不会断绝的。

所以,大陆地震局就说我们要搞地震预报,好让地震的影响降到最低,这是从著名的地质学家李四光就开始了。要说大陆地震预报没有进展,这是瞎说,可是,地震预报的确超级难,故而需要足够的耐心和智慧,成年累月的积累,方可逐步提高。事实上,大陆地震的业内人士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虽然每个预报手法的准确率可能都在20%-30%,可是一旦交叉的话,(这个用集合论的交集来说可能最为恰当,只是这个太过生僻了)对于大地震而言,准确率可以接近90%。大陆地震方面称之为地震宏观异常,需要填卡上报的。这个土办法在唐山大地震前就显示了惊人的准确性,其实在四川这次汶川大地震前,也是一样的,因为任何特大地震一般都有特殊的前兆,例如蛤蟆出动等就是一个。

不过,大陆地震局的官员却因为这个涉及到政治斗争,结果,地震预报就完全政治化了,完全服从于当时的权斗了。故而,从毛泽东时代开始,虽然底下的基层人员辛苦卖命地工作,也取得了一些成果,可是到目前为止,几乎都被地震局的官员给废掉了,而且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地震局的官员因此受到惩罚,反而是很多隐瞒地震预报的官员事后获得高升了,这就是CP制度使然,纵然技术再好,也敌不过政治斗争需要的。每每使人唏嘘不已哪!

说了这许多地震预报的背景,回到李有才身上。这李有才在2002年的时候,偶然看到一份《四川岷江上游紫坪铺水库枢纽工程基本烈度复核报告》,这是由中国地震局分析预报中心在1989年完成的。前文说了,这紫坪铺水库乃是西部大开发的重点项目,故而必须对于地震这样的事情要事先评估的,否则要是建在地震带上,不是找死吗?另外一个更加要命的是,建水库其实还会引发地震的,这在全世界都已经是个常识了。故而汶川地震时,有人质疑三峡大坝是否是诱因之一,不过,以说书现在看到的来看,这个紫坪铺可能更加直接呢。

李有才发现,报告里有两个致命的问题没有提及,一个就是这紫坪铺水库就建在龙门山断裂带上,报告里竟然不说龙门山断裂带这个事实。另外一个就是位于紫坪铺坝区东30公里左右的彭州市的龙兴寺残塔,这座明弘治年间的古建筑为大地震所毁,是该地区历史上发生大地震的重要证据,可《报告》只字未提。

书中暗表:这1989年的时候就是六四以后,月月鸟人得道,猖狂无比,月月鸟人特别喜欢搞水坝,故而一时间大陆各地都在大兴水库,结果生态全部都被搞坏了,三峡大坝建了以后,中国的著名大湖鄱阳和洞庭,如今已经从大陆中小学教科书里消失了!月月鸟人实乃中华民族千古罪人也,就是五马分尸,千刀万剐也不为过也。只是那个时候,地震局的官员除了媚上求荣外,何来良心二字。故而这报告乃是故意隐去这要命的事实,从而给水库建造大开方便之门。看官有疑惑了,难道这些官员不怕将来被算账吗?不怕的,因为CP之道,就是不会算这个账的,只会算政治账,其实就是权斗账,从毛泽东时代就如此,故而延绵不断,直到如今,这三鹿奶粉,非典,到今日的白酒塑化剂,都是如出一辙。

李有才在地方地震局做事,哪里知道这里面的猫腻呢,只是作为四川本地人,自然知道地震这个祸害了,岂可漠视。所以李有才立刻挥毫写就一个《质疑四川岷江上游紫坪铺水库枢钮工程基本烈度》的论文,通过地震地质、深部地球物理、历史地震、古建筑等资料的分析研究, 提出:工程区内东西向断裂与北北东向断裂,北东向断裂交汇部位附近,乃是未来发生7.5级左右大地震震中的最佳位置,工程区坝址的基本烈度不是七度,而应是 九度或九度以上;工程区坝址的地壳不是基本稳定区,而应是基本不稳定区;在此基础上建坝,它将是一个潜在的“危险工程”。整个就把原来的报告给否定了。这个论文写成于2002年的10月。李有才发文后,未见反响,心有不甘,就在2003年4月,用挂号信寄给了国务院了。

这论文就转到的当时任副宰相的宝宰相手里,宝宰相作为地质专家,自然一看就明白了,连忙责成国家地震局的人去调查处理。这下地震局的领导脸面有些挂不住了,可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呢,宝宰相可是比地震局长高了几个级别呢,所以只好派了三个人来四川应付。

2003年5月的时候,李有才接到通知,说国家地震局的三位专家来川和他专门座谈。李有才心里一阵高兴,他自己事后说是“无比喜悦”,心想这个事情终于有反应了。可是,三个人来了以后,见到李有才,就光听李有才一个人说,并不发表任何反馈意见,李有才说了两个小时,却不见来人有任何反应,李有才心里立刻凉了半截,知道这几个不是真心来调查核实的,只是来应付的,故而失望至极,就起身准备离开会议室,结束谈话。不料,意外的事情发生了,一个来人突然站起来,朝李有才走来,边走边恶狠狠地说道:“我警告你,不要。。。。。。”。李有才大惊,可是,四川人有股耿劲,越是受到强压,越是不买账,所以历来就有天下未乱蜀先乱的说法。所以,李有才毫不客气地对对方说”我也警告你,别在这里胡来“,意思是我多少也是个地头蛇呢,你别在成都太过猖狂了。对方没想到李有才敢强硬回嘴,一时间就楞在那里,李有才理也不理这三个就出去了。双方自然不欢而散。这三个就回京编个瞎话交差了,说书的只知道其中一个叫做陈国星的,四川人等将来有一天也好找这几个人算账呢。这三个至少对川人而言是罪人呢,当然首恶就是月月鸟人。

李有才看到给国务院的信可能不会有下文了,就转而向四川政府谏言了,说书的要说,李有才真善人也,一般人会想,若是京城里也不理会,这事情肯定就没戏了。李有才有耿劲,所以在2003年8月的时候,再次投书四川政府和成都政府,为何成都政府也在列呢,因为这紫坪铺水库离开成都就60公里,若是出问题的话,成都也在受灾之列呢。可见李有才心思缜密,考虑周全呢。看官现在可以知道为何宝宰相在汶川地震后如此心急火燎地赶往四川了吧。宝宰相的记性非常好的,故而记得这个李有才写的报告,况且自己还亲自批复过的呢。如今报告所言成真,宝宰相心里的感受可想而知了。

这川府的诸侯和成都的首脑见到这个,都不敢大意,毕竟人在四川,出了事情可是直接淹到自己的,故而立刻让负责建坝的四川省紫坪铺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处理此事,而这个建坝的公司要处理一个于己不利的事情,自然不会认真处理了,只是找一个官方认可的处理渠道,推脱自己的责任而已。这就是CP制度的致命缺陷,就是知道危在旦夕,也照样踢皮球,找借口。而四川和成都政府的失误,也在这个地方。若是从百年大计入手,怎会如此马虎,或许,各位官员也是要赶紧建坝的呢。

这开发公司知道国家地震局对这个已经有了结论,这次上面要求再次审核,无非就是再来一次而已,故而就直接找了国家地震局,要求对于这个事情再次答复,国家地震局也是狗胆包天呢,真的下了一个结论,说“确定工程场址的设防烈度有严格的审批程序,任何个人的推断都不足以影响工程的设计和施工。工程的设计和施工只能以国家授权的法定部门 审批的抗震设计参数作为设计依据”,“(李有才同志)提出‘坝区地震基本烈度为七度的结论应予修改’,‘应是九度或九度以上’。这表明该同志并不了解通过 地震危险性的综合概率分析评定地震基本烈度的技术思路。地震基本烈度具有概率和时间含义,它考虑‘安全’与‘经济’双重指标,不是确定性的评价结果。即使 未来5000年内,坝址区可能遭遇一次九度或九度以上的地震烈度事件,坝址地震基本烈度仍有可能确定为七度,这种例子在全国重大工程场址地震安评结果中屡 见不鲜。”

不过,回复中依然回避了龙门山断裂带这个基本要素,其实,作为搞地质的人,都知道这里面蕴含的危险因素,故而故意视而不见,可见用心险恶了。而这个开发公司,如何又不知道李有才提的关键问题?只是大家都要快些上马,好邀功请赏,顺便多捞一些回扣,哪个管你将来如何呢。这地震局动不动就说5百年,不是脱裤子放屁吗,连15年的事情都不顾了,还说5百年呢。所以看官以后看到哪个官方文件说什么百年,千年的,都是忽悠P民呢,若是P民甘愿被忽悠,甘愿野猪也不如的话,(这可是瘤云衫的原话哦)那只能就是活该了,到时候也不用抱怨什么的。

这下李有才又被国家地震局给堵死了。李有才也没有办法,只好继续自己研究,反正是个个人兴趣爱好,别人不好阻碍的,加上是退休人员,也不受什么约束的。在2004年的时候,印尼发生大地震引发海啸了,震级为9级。全世界都为印尼捐款了。别看是在印尼,这随后几年,还引发了四川很多小地震呢。李有才因为是兴趣爱好,就研究这印尼地震和四川地震到底有何关联。这一研究不要紧,结果李有才经过仔细梳理,在2006年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惊人的问题,就是在紫坪铺坝区及附近地区出现了“重要的异常变化”:一个‘地震空区’明白无误地显现出来。

何谓地震空区,说书的也不明白,按照李有才的解释,就是“紫坪铺水库坝区附近地带活动断裂的闭锁段,现在已是应变能积累的高应力区域,这使得闭锁段上所孕育的7.5级大地震预测发生时间,不 再是10~20年,30~50年或100年,更不是中国地震局分析预报中心地震烈度评定委员会在2003年《对李有才同志“紫坪铺水库枢纽工程基本烈度质 疑”的答复》中所说的“5000年内”,而是1~2年或稍长一点时间就有可能发生大地震。”

李有才极度震惊和惶恐,就和四川省地矿局物探大队高级工程师曹树恒合作撰写的有关紫坪铺水库枢纽工程的论文,再次提出紫坪铺水库面临的风险,并在2007年10月以信访的形式,交给四川政府所有自己掌握的关于紫坪铺水库和地震的资料。看官可看明白了。连这个事情也要通过信访了,这CP如何不出问题呢?这李有才还曾经是四川地震局的人呐,绝对是个行内专家啊,都要走信访的路线,一般人可想而知了。

这信访办自然又把李有才的信转给四川地震局了,若是信访办的人稍微长一些心眼,四川政府里的官员稍微带些良心,都应该知道这个从地震局退休出来的人用信访的方式告知紫坪铺水库和地震风险,肯定在地震局走不通了,否则早就直接找地震局的领导说话了。可是大家都是在官场应付,个个都不想负责任,所以自然按照最简单的流程进行了。

四川地震局的副局长吕弋培出马找了李有才,说11月20号接到信访办转来的他的信函资料,在11月28号地震局7个专家开会,对李有才、曹树恒的论文《四川岷江上游紫坪铺水库枢纽工程地质构造背景与地震危险性探讨》形成一致的意见,7位专家都不同意论文中的结论性意见。这一天是11月29号,李有才欲哭无泪啊,他事后对采访他的记者说,“这7位资深专家对论文中提到紫坪铺水库大坝及龙门山地区近期存在大地震危险性问题只字不提!对所提供的重要震情依据只字不提!”这其中几位在四川电视台和CCTV上露过面的,其中一位穿着圆领汗衫的在CCTV所说的话,让人简直无法相信这人就是地震局的专家,简直就是一个上了年纪小流氓混混。在四川台的那两个就是渔夫说看了他们的节目想劈他们成肉泥的。

到了2008年2月中下旬,都江堰紫坪铺水库大坝东侧2至4公里间,发生200多次中小地震,其最大地震为3.9级,这一地震群是都江堰地区自有地震观测以来从未出现过的现象。李有才知道情况不妙了,可是, 按照官方的《防震减灾法》的规定,个人对地震的短期、临震预测预报意见不得向社会发布,他只能选择向官府再次上访。 69岁的李有才骑上自行车带上材料,再一次向官府发出了预警,在李有才的记忆中其时是“2008年3月底或4月初”。其实个人不说,蛤蟆也会警示的,而这个防震减灾法恰恰是地震局起草的,国家地震局靠着这个垄断地震资料的所有信息,却不担负任何社会责任,实在罪孽深重啊。

官方无人解释李有才的信函转到了哪里,可是,从水利部的两个专家突然赶到紫坪铺水坝,以及水坝的提前莫名放水的事情来看,有人意识到了李有才说的问题的严重性了。四川大小诸侯这个时间都突然离开四川,也说明有人看到李有才三番五次的上访里面的玄机了。

不过,官方可不是通过李有才一个人的资料就判定要发生大地震的,因为在四川地震局内部,也有一个人一股耿劲在研究地震预报,而且是正式填报了预报卡的。这个人的故事,放在下回再说…

****************************

天涯杂谈』 李有才, 是你的呼喊感动了上帝, 大地震成都免遭灭顶水灾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1567173.shtml

作者:HAISONS雨涛  发表日期:2009-5-16 13:04:00 回复

在去年5月18日, 在我QQ空间(http://user.qzone.qq.com/251537300/blog/1242024632?ptlang=2052)    我就提出汶川地震也许和紫萍铺水库有关, 最近才知道成都上访专业户李有才老先生,( http://blog.sina.com.cn/haisons)是他的呼喊, 上访拯救了成都。

李先生是四川省地震局的退休干部, 前预测监测组长, 从2003年就开始不停的上访, 提出紫萍铺水库如遇到地震, 成都将被水淹, 好在地震发生时, 经过提前处理过的紫萍铺水库大坝, 抗震力度提高, 水库也被提前放水大半, 从20亿立方的量减少到了几个亿, 大坝没有跨塌,成都没有遭受数十亿立方溃堤之水的冲洗。

李有才非等闲之辈。他是李四光的老部下。1976年到四川地震局至1999年退休,他一直从事地震预报。并担任综合预报组长。

2003年,紫坪埔水库刚开始建设,这个李“乌鸦”就说紫坪埔水库建在了“全新式活断层”上,这种地方建水库是最忌讳的。水库建了也要炸掉。 “成都是几千万人的大城市,你在成都脑壳上动土,对成都是莫大的灾难。”他大会讲,还上书国务院。

连续数年的上访, 成了科学上访户的悲歌 。这个著名的老上访户。就是这个小人物, 大名李有才。

李有才和紫坪埔水库铆上了。朱总理转国家地震局处理。国家地震局认为此地历史上没有大地震,非常稳定。水库建设火热——李不仅没收嘴,上书省委书记,省长,水利局,温总理。放言,地震局将紫坪埔水库地震烈度定为七度是错误的。至少在九到十度。理由是此地1933年茂汶迭溪七点五级地震有相似的构造背景。

感谢李有才, 是你的呼喊感动了上帝, 大地震成都免遭灭顶水灾!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真实再现, 社会透视, 网上原创, 各抒己见, 捕风捉影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