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正权的地震预报卡 @ 2008四川大地震

四川地震局的官员到底在做什么?

节选自 塘边闲语 长篇宫廷评话S2-第96回《五次三番潘正权强报地震。。。》

…书接上回,续说四川地震局的故事。本回的主人公乃是一个小人物,叫做潘正权的,是四川地震局德阳分局的一个普通科员,虽然年纪很大了,可是,天生一副四川人的耿劲,不知道奉迎拍马,只会直来直去,故而领导们是十分不喜欢这样的科员,结果新来的员工都提拔了,潘正权还是原地踏步。

潘正权最初只是一个矿区的井下工,可是却有个爱好,喜欢研究古化石,对井里的古化石爱不释手。结果被地震局的老工程师看中,做了地震群测点的观察员。这地震群测点就是当初李四光等人想出的土办法,观察地震前的地表异象。潘正权对于这个很是痴迷,结果因为工作成绩优异,被招到德阳地震局做了干部。当时,在毛泽东年代,分为干部和工人两种编制的,凡享受干部编制的,待遇要好很多。再往下一等就是农村户口了,属于下等人,什么待遇都没有的。故而从工人编制转成干部编制是极为困难的事情,要么有后门,要么是有一些真材实料的,当然,还有就是在政治运动中跟对人的。不过这种人大多是人渣一类的。不值得一提。潘正权变成正式地震局员工以后,埋头苦学,结果成功预报了几次地震。

2004年的时候,在四川地震局的研讨会上,潘正权就和四川地震局的领导们发生激烈争执,潘正权认为,龙门山才是四川最危险的地方,而当时的四川地震局的领导们认为是鲜水河,因为鲜水河上有一大堆水电站!鲜水河处于成都正西部大约300公里处,是一个人迹罕至的山间河流,因为处于水源上端,故而搞水利的人就利用山势走向建了很多水电站。其实这个极为坑爹的,把上游水源拦住,会极大影响下游的生态的,可是CP的策略是大开发,官员们个个都饥不择食地找工程,拿回扣,有几个会想到子孙后代如何生存呢。鲜水河里只有一个少数民族生存着,他们据说乃是第二支依然走婚的民族。四川地震局的官员自然也是冲着这些大工程去的,要说鲜水河没有地震,那也不是,只是按照潘正权的判断,龙门山要早很多,鲜水河的地震日子还没到呢。可是,领导们那管潘正权这个普通科员的意见,就把朝廷给的30多个亿(说书的不知道这个数据是否正确,)全都用在鲜水河的预报站上了。潘正权除了有一次得罪领导外,没有获得任何好处,可是坏处来了,在同一年,他没有被评上助理工程师,而一个校医却被评为地震局的地震助理工程师。原因很简单,领导让所有人都不投潘正权的票,潘正权只有一票,是他自己投给自己的。

潘正权因为性格耿直,所以待遇一直很低,妻子还没有工作,一家全靠他这些微薄的薪资撑着。直到退休,潘正权的计算机还是96年购买的,根本无法使用了。可是,潘正权就是一股耿劲忙着搞地震预报。可是2007年的时候,地震局把德阳仅剩的两个地震观测站又取消了一个,原来德阳一共有4个地震观测站,李有才上书朝廷以后,朱宰相当时特批了一个基金,专门用于龙门山地震带的监测。可是,位于龙门山地震带的德阳地震局反而缩小了规模。潘正权至今不知道朱宰相当初特批的这笔基金用到何处了。估计宝宰相大概也没有追问这个事情吧。2008年地震的时候,剩下的这个唯一的观测站也被震垮了,结果德阳连一个观测站现在也没有了。

2008年3月19日,什邡地震办公室,告诉潘正权,马井镇万兴社区去年十二月份之后出现井水变色。而且水里有青霉素味。潘正权立即动身去了,之后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一条小道之隔,小道北面很多井有问题,南面则没有异常。3月21日在同一个镇与马井相距几公里外几十户人家出现同样的情况。潘正权在纸上一划,一个断裂带明显出来了。潘警觉地回想起松潘地震时同样的事情发生过。潘立即得出初步结论:隐藏断裂活动引起地下物质渗溢,引起水变色变味,属于地震宏观异常。看官也要记得,以后若是遇到河水变味,可要警觉了,这可是地震前兆呢,尤其是变成青霉素的味道。

潘正权根据最近时期小地震较多的情况,判断出龙门山断裂带又活跃起来了,可是,还是有些吃不准,就上报了四川地震局,四川地震局理也不理,让他们自己化验一下。4月15日,什邡地办化验结果出来了——锰重金属超标。可是,四川地震局依然无人理睬这个信息。潘正权有些着急了,心想万一有问题算那个的呢,到时候不要算在我的头上啊。他就学着唐山大地震的前辈在局长门口贴大字报的做法,要发文给四川地震局和相关部门。可是,要发文的话就要领导批准呢,潘正权先找到副局长,副局长说:“能不能往环境污染上改嘛,不要说是地震嘛,现在要稳定。”看官看见了吗,这稳定思维何等害人呢,就是编假话也要稳定,这如何会稳定呢。所以古月帝的维稳思想其实乃是大谬也,害惨大陆P民。潘正权坚决不肯,副局长就说,你要报就以个人名义报,不可以以局里的名义报。潘正权同意了,可是,办公室又不给盖章了,因为是个人麽。潘正权就去找局长,局长正在打麻将,潘正权说科长不让我填,副局长反对,我盖章的意思不是让你们承担责任,只是证明我是这个单位的人,局长真打得兴致勃勃,那里有空去理会潘正权呢,就把手一挥:给他盖给他盖。——就这样德阳市防震减灾局2008年18号文件诞生了,这份前所未有的红头文件,抄送三十个单位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四大家,上面写明发现地震宏观异常。四月十六日抄送四川省地震局。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四川地震局依然无人理睬!而且,在汶川大地震以后,四川地震局的程万正面对公共媒体称:汶川地震,我们没有收到任何预测信息。可是,事实是:除了刚才说的那个红头文件外,4月30号德阳地震区那台唯一的金河台数据出现异常。潘正权明白这不是开玩笑了。当天他填写了正式的标准会商卡。“确定小金南地区为震区。震级五级。依据为水井,电磁波,倾斜,小震活动分析。时间为5月”。

这是一个标准的地震预报卡,可是四川地震局依然无人理睬潘正权。5月6日,数据又异常了,潘正权再次上报,还是没人理睬。到5月12日,大地震了,死人了,观测台也没了。

地震以后,在各种地震局会议上,潘正权成了中心人物,他定宏观就是宏观,他定异常就是异常。潘正权想起地震前,地方的人员是边缘人。连开会都是在街边店吃个饭发个文件袋再给五元钱就打发了。风光之际,潘心里不是个滋味。可是因为他成功预报地震,得罪了四川地震局,每年都是先进工作者的他,这一年反而没有了。而更让人悲愤的是,因为他预报发给他的一万元奖金,到了他的手上,只有1900元。而他因为在地震期间帮助领导起草安民告示,反而还得了2000元奖金。他干活要申请照相机,给了他一台傻瓜机。而别的科室却可以申请到七八千一台的照相机。

最让潘正权无法接受的事是:潘正权说:“他们让我写材料,说我和李有才走得近了,是反党联盟,让我交待我们是如何搞地下活动的。”令人发指啊,这CP里都是什么人啊!潘正权的下场很悲惨,在2009年的时候,他被迫提前退休了!除了少数媒体外,大多数的官煤都没有提过潘正权和李有才的名字,这些中华大地的P民的恩人却被当局无情扼杀甚至迫害了。地震后,宝宰相又拨了一批款子给四川地震局作为地震监测用,可是,到了德阳地震局,全部被用来搞抗震纪念展览了。如今P民去德阳可以看到一个很大地震纪念碑,可是有几个人知道这背后心酸故事,这纪念碑到底又有何意义呢?这个是正能量吗?

其实,后来潘正权在地震以后到得出收集资料,才发现原来地震前的各种异象多得不得了,说书的就举几个例子,看官以后遇见类似的也好有些警觉,免得又被地震局的当野猪给骗了:

“震前牦牛不上山。山上野鸡满山飞,震前鸭子不下河。震前鸡跑到树上睡。”有个绵竹人雷新和,99年经历过地震,地震前几分钟,鱼拼命往外跳,跳了二百多斤出来落到稻子上,忙着去逮,就在那同样的地方,三十九号径,又出现这种情况,汶川地震十二号当天下午二点多,地震前几分钟,雷兴和他就喊,鱼又跳了,要地震罗,他们八十多口人全跑出来。房子倒完,一个人没死。汉旺林业局木材管理站站长,他在李县干了八年地震监测。发现地震前几天蚂蚁搬家,黄蚂蚁一股一股往前冲。第二,是当天上午,看到一条大蛇,平时是看不到的。陪客人喝酒,打麻将,说狗是怎么回事,狗老是刨坑坑,乡村说狗刨坑坑就要死人。这个同志想到了,他说以前地震也经历过,他想会不会是地震喔,他想给地震办报告,可是我报了,没震咋负责任,迟疑了,地震了,把他从屋里摔出去了。”

其实,这个故事比地震里的灾难故事更加让人难受,若是说书的不说,觉得对不起这些中华恩人,看官更不知道CP的官员,尤其是地震局的官员到底在做什么,若是以为看着所谓的抗震英雄事迹报告板就以为这些是真实的,就是野猪不如了。

说完这太过深重的故事,说书还是说一些轻松一些的吧,否则看官也太难过了…一些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照本宣科, 笑里藏刀, 网上原创, 各抒己见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