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威廉的计划 & 谷开来的别墅

薄熙来这个当庭翻供,乐翻网民,喜傻薄粉,气坏七帝,这才是八月里最最有趣的戏码啊!

话说薄熙来被中纪委双规以后,对外音信断绝,纪委的人天天来问话,薄熙来有些招架不住了,就问纪委的人:谷开来到底怎样了?

纪委的说,她杀了人,要判死刑,如果你配合的话,可以缓期,你应该知道什么意思。

薄熙来又问:她还说了什么?

纪委的说:她态度很好,什么都说了,现在就看你的态度了。你如果不配合的话,那么瓜瓜也有麻烦的,你应该知道这会有什么后果的。

薄熙来问:谷开来到底说了什么?

纪委的说:这你应该清楚,你做了什么,她做了什么,瓜瓜做了什么,你都很清楚,现在我们也很清楚的,你也是多年的CP的高级干部,知道CP的政策是什么,不用我多说了吧!

薄熙来继续坚持问:谷开来到底说了什么?

纪委的说: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薄熙来说:我就是想知道谷开来说了什么!

纪委的有些不耐烦了,说:我已经告诉你她什么都说了,你不要再抱什么幻想了,其他人也都说了,现在就看你的态度,你要是决心顽抗到底,我可以告诉你两个例子,一个是王怀忠,死不认罪,最后因为贪污500万被处决,这个你知道的,还有一个是刘志军,他态度很好,很配合,虽然上亿,将来也会是死刑,可是是缓期。还有瓜瓜,你一家的事情都看你的态度!

薄熙来有些惊讶,说:瓜瓜犯了什么事情?

纪委的说:你想知道,可以告诉你,瓜瓜的事情足以用红色通缉令引渡他回国的,这种事情你以前也干过的。你应该很清楚的!

薄熙来说:要我说,我就要见古月帝说,否则就不说!

纪委的说:你不要妄想了,古月帝会见你吗?难道我们都是吃白饭的?

薄熙来说:你先去传话,我不和你说了。薄熙来说完就不理中纪委的人了。

中纪委无奈,只好传话,古月帝哪里会见薄熙来,只是传话回来,要相信组织,相信领导,要老老实实把问题说清楚,争取宽大处理,这是唯一的出路。

纪委的拿了尚方宝剑又来提审薄熙来,给他说了古月帝的回话,薄熙来沉吟半晌,问道:如果我说了,可否保留党籍?纪委的一听,知道有戏,立刻接到:我想这个是有机会的,只要你全部都说出来,这个机会是有的。可以告诉你,王立军的党籍还在,这个可以了吧。

薄熙来听了一惊,心想王立军乃是叛逃,按理必定开除党籍,难道真的有机会?纪委的看见薄熙来沉思,知道他内心开始动摇,就加了一句:你现在不要指望其他人了,其他人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和你切割都来不及呢,你唯一的出路,古月帝说了,就是老老实实把问题说清楚,争取宽大处理。现在古月帝还是最高领导,如果你不抓紧机会,机会就没有了。这句话打中要害,古月帝再过几个月就下台了,到时候西七帝如何对待自己还是个未知数,若是西七帝发狠了,自己就一命呜呼了。薄熙来被逼入死角,思来想去,唯有先说了再做计较。

薄熙来就开始说及和广隶的谋反之事,说了几天,差不多谋反的事情都说了。纪委的人大喜,连忙记录了,让薄熙来签字画押,上去邀功了。

加贝博士一看,事情搞定,可以安全下岗了,就吩咐手下立刻密送给古月帝和西储君,这里就开始收拾行李了。

可是古月帝看了这个口供却犹豫起来,因为若是按照谋反的罪名来处置薄熙来,势必牵涉广隶,而当时广隶被水工帝死保,所以这个罪名无法公之于众,连忙找了西储君过来商议,西储君早就知道这些了,山姆大叔已经把王立军的料给了西储君,所以看到薄熙来的自白书毫不惊奇。而古月帝一说自己的担忧,西储君也知道十分在理。故而要用哪个名头把薄熙来的罪名公之于众就是需要仔细研究的了。

两个商量来商量去,觉得还是用贪腐名义公布薄熙来的罪名为上策,所以就叫来加贝博士再次商议,加贝本来以为大功告成,听了古月帝的一番话,觉得在理,不论何种理由,若是不在自己任上把薄熙来盯梢,以后夜长梦多,薄熙来翻身的话,自己必然难逃一死。用贪腐的名义也不是难事,因为谷开来已经说了很多了,所以用手上的资料应该可以搞定。

加贝连忙再去和纪委的商量,又调了人马把薄熙来以前的那些关系全都梳理一遍,又找出几个人来,派人一查,果然又挖出一个叫做唐肖林的,现在手上的证据足够多了,纪委的人就来找薄熙来了。

薄熙来正在等着消息,这纪委的人突然就来了,对薄熙来说:薄熙来同志,你写的资料领导看过了,比较满意,但是,有几个经济方面的事情,你却没有说,希望你也能老实说出来。薄熙来大惑不解,说,我没有什么经济问题。因为薄熙来的心里一直都是做着皇帝梦,金钱对薄熙来而言就是一个工具,平日里不是十分在意,而且家中收钱的乃是谷开来,他自己十分放心,谷开来爱财,什么事情都会搞定的。纪委的就说:你再想一想,谷开来说了,王正刚也说了的事情。薄熙来听到王正刚的名字,心里一惊,因为这乃是当年在大连时自己一手扶植起来的一个海归博士,与自己十分贴心的一个,虽然不是心腹,可是断然不会出卖自己的人。

薄熙来没想到的是,加贝早就暗中在查薄熙来大连的事情了,把薄熙来的关系网弄得清清楚楚,谷开来一招供,这里纪委的人立马就找了这些人,这些人被纪委的一吓唬,早就怕了,因为个个身上都有问题的,所以听说交代了和薄熙来有关的问题可以减轻自己的罪,薄熙来又被双规了,知道薄熙来大势已去,所以就毫不犹豫的喷起料来。

这王正刚当初在大连跟着薄熙来做规划局长,大连的大部分工程他都有染指,赚得盆满钵满,故而对薄熙来十分感激,一直要重谢薄熙来,可是薄熙来说他是自己人,不要客气。王正刚听了,心里更加崇拜薄熙来了。

而在2000年的时候,水工帝打压圆圆门徒达到一个新的高峰,各地监狱人满为患,而薄熙来在大连尤其积极,所以牢房不够用了,而抓来的圆圆门徒又不适合和其他犯人关在一起,因为这些都是直接抓的,并无什么法律上的手续,水工帝知道了,就命广隶多造新的牢房,专门用来关押圆圆门徒,而这个又不想让外界知晓,所以就是一个保密工程了。这保密工程的拨款都是走的特殊渠道,各地财政局并无权力知晓的,只是各地的CP的书记才知道的。大连的书记就是薄熙来,故而就只有薄熙来知道这个秘密工程,其实就是秘密监狱。

而这种秘密工程因为见不得光,所以都是水工帝命广隶挑的政治上可靠的人,而这些人通常都是溜须拍马之辈,业务水平十分低下,故而才会精于这套来上位的。所以管理超级混乱,而这些人也趁机中饱私囊,费用本来就没有预算,大家都是拍脑袋,往高了估算的。结果,争发伪就莫名其妙多给了大连500万。王正刚一看,喜出望外,觉得这个钱乃是意外之财,因为这些钱都不入当地财政帐目的,所以只有几个人知道的。

王正刚就来找薄熙来,说了这个事情,直接了当对薄熙来说这个钱可以私吞的。可是这一把有500万,数目很大,薄熙来有些犹豫,说要想一想。因为薄熙来此时已经是辽宁的诸侯了,大连那里的钱如何处理,薄熙来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薄熙来还没想出高招的时候,争发伪又来电催王正刚快些把钱领走,因为钱领走了,争发伪的这件事就结束了。王正刚连忙又专程从大连赶到沈阳来找薄熙来,说这个要尽快处理,上面催得急了,王正刚这一催,薄熙来没了方向,想了想,还是让老婆去处理。就告知谷开来这件事情,然后让王正刚去找谷开来办。王正刚心领神会,就告辞了。

王正刚回了大连,谷开来就约了他谈这个事情,对谷开来而言,就是如何把这个钱转到自己的账上的问题,这些具体的操作,谷开来自己并不自己参与,而是委托给另外一个人,李律师来处理。这个李律师乃是薄熙来的小学同学,两人关系十分铁,故而谷开来在京城的一切事物,都由这个李律师打点,薄熙来也十分放心这个发小。谷开来就把王正刚介绍给了李律师,让李律师具体操办这个转款。李律师经手这样的事情多去了,立刻发现直接转款这里有风险,让王正刚分几次转。

原来,大陆银行本身也有一套监控体系的,对于金额超过一定数量的资金来往,都要记录在案,然后随机抽查的,故而大笔巨款突然从一个地方转到另外一个地方的话,如果不是经常发生的事情,银行系统就会检查,甚至让公安介入调查。这套监控办法十分有效的,为此抓出不少经济大案。而李律师对这个非常了解。为了保险起见,李律师还设置了一道防火钱,钱不是直接打到李律师所直接控制的谷开来的律师事务所的账上,而是过了自己的同学的一个账上转了一道。这样,万一被人检查,谷开来的律师事务所和这笔钱没有直接关系的。这都是大陆受贿的标准操作手法。若是为了再保险一些,还要多转几道。可是,转的环节越多,风险也越大的。因为半路发生问题,很难找人打官司的,这本身就是黑钱,见不得光的。所以,这里面黑吃黑的事情其实也很多的,后面说的谷开来尼斯别墅的事情,就是这样的一个经典。

而李律师的同学也不是省油的灯,把这笔钱三分之一拿了又去周转了。有趣的是,直到薄熙来被定罪要开庭审判前,这笔钱其实还没有转完,李律师的同学还在充分利用其中的一部分呢。可是,李律师在同学收到全部款子以后,就打了电话给谷开来,报了平安。而谷开来,其实对于这些钱也根本不放在心上,所以也根本不知道李律师把钱放在同学那里做人情呢。因为谷开来钱多的不得了,平日里又自己花不了钱,除了瓜瓜的留学费用,其他都无需花钱的。结果,一直到谷开来被抓,纪委的人查到这笔钱的时候,谷开来分文未动。

再说薄熙来,被点破这个事情,有些尴尬,可是,薄熙来不知道纪委手里有多少牌,就试探地问,除了这个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纪委的说,多了,你自己再想想吧,先把这个事情写下来。薄熙来一想不对劲,若是写了,岂不是留下口供了,就不肯写。纪委的人说,薄熙来,你不是想保留党籍吗?叫你写这个就是来保你的,你要是不写,你上次写的,开除你100次党籍也不够的,你自己应该明白的!薄熙来被逼得无奈,只有去写了。纪委的人一看大喜,知道又成功了。

薄熙来写完这个,纪委的又来了,说:薄熙来,你这次态度不错,可是,事情不止这一件,其他的你也要老实交代的,例如徐明这里钱的事情,你也要说说。薄熙来听了大惊,因为徐明和自己交往的最久,知道的事情很多,若是徐明开口了,自己很多内幕都无法隐藏了。薄熙来说,徐明这里没什么事情,他就是帮我找了几个明星而已,这个也算不上什么吧,以前已经说过了。书中暗表,前文书说过,上过薄熙来床的,有名有姓的至少28个,这些都是P民知道的大明星,都是徐明帮着搜罗过来的。为何徐明要如此帮忙呢,这里面故事就多了,容说书的后面慢慢道来。

先说这个钱的事情,其实,徐明自从搭上薄熙来,严格地说,先是搭上谷开来以后,就自愿成为薄熙来的钱袋子了。这个就要说谷开来的魅力所在了。以这次薄熙来庭审时谷开来作证的录像来看,谷开来真乃天生美人胚子一个,这种美乃是骨子里的美,和那些靠化妆整容出来的明星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在监狱里出现的乃是真正的素容,若是这个时候依然艳光四射,那就是真正的美人了。所以,见过谷开来的男人,不被迷上才是不可能的事情呢。

这徐明见了谷开来,自然就被迷上了。可是,谷开来的身份高啊,乃是市长夫人,高干子女,这徐明哪里高攀得上呢?所以,徐明就只有心甘情愿地给谷开来送钱,博得美人欢心了。时间久了,也知道谷开来和薄熙来之间的微妙关系了。

原来这美人看久了,也就出现审美疲劳了,薄熙来天天守着这美娇娘,反而没了兴致,对野鸡野花兴趣盎然了。薄熙来时常在外偷吃野食,经常很晚回家,有时候和打字的女秘书在办公室里缠绵,回家在床上自然没有了力气,只说工作忙,身体累。谷开来多聪明的人儿,知道老公外面有女人了,可是,一直抓不住把柄,问薄熙来的话,薄熙来自然不会承认了。就暗中偷偷监视,结果有一次被抓了现行,醋坛立刻打翻了。两人大吵一架,谷开来气得要分手了。薄熙来连忙求饶,拍着胸脯保证,可是没多久,谷开来再次抓到把柄,这次薄熙来反而镇静下来,和谷开来谈条件了,两人不分手,但是,可以各找各的,互不干涉。谷开来气得,恶狠狠地说,如果这样,我把男人带回家在我们的床上睡,你也不吃醋?没想到薄熙来说,我保证不吃醋,我要是看到,就立刻出去。谷开来听到这个话,万念俱灰,知道自己已经拴不住薄熙来的心了。一气之下,就要离开薄熙来,薄熙来说:说好不分手的,为了瓜瓜啊!谷开来一听,软了下来。

谷开来咽不下这口气,命人做了被抓现行的那个女的,据说乃是大连电视台的一个女主持。结果到底这个女的被做了没了,至今说法不一。谷开来交代完这个事情,就决定要带着瓜瓜离开薄熙来,到英国去留学,弄一个眼不见为净。前文说了,这里其实还有海伍德的关系。而就是这个事情的前后,徐明结识薄熙来一家,自然,就慢慢知道了这些事情。

徐明多聪明的人呢,看着这个家庭,知道里面的关节,就开始两边下注了,薄熙来这里,知道他爱不同风格的女人,只要看到薄熙来对那个女明星感兴趣了,说到那个女明星的好了,就千方百计把那个女的弄到薄熙来的床上,当然自己也要先尝尝滋味的,而谷开来那里,徐明知道谷开来和海伍德有暧昧,也不揭穿,反而帮着掩护呢。只是薄熙来也不是傻子,知道谷开来和海伍德有一腿,可是,真的知道了这个事情,心里也冒火的。

结果,谷开来在英国和海伍德打得火热,乐不思蜀了,好久不回大连了,薄熙来觉得脸上挂不住了,命贴身秘书车克明找人到英国去教训海伍德,其实是吓唬谷开来,好让她带着孩子回家。三个打手到了谷开来住的地方,要打海伍德。可是,海伍德人家是个大间谍,英国政府暗中有人保护的,见到这三个华人来者不善,立刻有人出面制止,结果竟然在谷开来的住所外面打起来了。动静大到谷开来和海伍德都被惊到了。那三个华人黑帮的哪是职业特工的对手,自然就被打跑了。谷开来知道这肯定是薄熙来派人干的,就打电话回去大骂,薄熙来装傻,说自己和这个事情没有任何关系,还说立刻让徐明来伦敦看他们母子两个。

这徐明就立刻奉命来伦敦看望谷开来了。可是这里面还有故事呢:

原来谷开来以前还认识一个文律师,也是大陆出去的,在欧洲做律师的,见了谷开来,也被迷住了,这位文律师大约是对谷开来最为忠心的一个了,到底和谷开来有无一腿,说书的也不好乱说,反正文律师就是贴心帮着谷开来的。谷开来到了英国,就托这位文律师帮着找房子,文律师的一个客户是个建筑师,叫做德威廉,是个法国人,不过那个时候在英国,所以,文律师就介绍了谷开来和德威廉认识了。这法国佬看到谷开来,立刻就被迷住了,从文律师的嘴里知道了谷开来的身份,心里就动了歪脑筋了。

这谷开来为何要找房子呢?原来,谷开来和海伍德厮混久了,反而有些恋上了海伍德,希望和海伍德过得长久,就在英国买房子,准备定居下来,这也是薄熙来嗅觉到了,所以派人殴打海伍德的一个重要原因。若是谷开来和海伍德在英国的事情暴露了,薄熙来的面子完全就没有了,而薄熙来那个时候正是上升阶段,岂可因为老婆给自己戴了大绿帽子而毁掉前程呢?就是戴,也不可以公开的啊。薄熙来的目的其实达到了,在被人袭击以后,谷开来和海伍德在伦敦就小心很多了,平日里在住所窗帘也不拉开的。瓜瓜因为住校,周末才回家,所以平时就谷开来和海伍德两个厮守着。

而德威廉知道谷开来要买房子,自然用心推荐,而且拿出法国人的浪漫做派,开始追起谷开来了,德威廉年纪很大,经验丰富,知道海伍德和谷开来有关系,所以也知道自己的机会多多。果然,没多久,谷开来也被这个法国大叔迷住了,两个自然就上床了。这个前文已经交代过了。

英国的房子自然很快就买好了,所以谷开来在英国已经有房子了,不过这是谷开来自己买的。用的哪个人的名字,说书的也不知道,反正和谷开来也是贴心的人儿。

德威廉见到谷开来很有钱,就蛊惑谷开来买法国的房子,说那里风景特美,度假胜地,以后房产可以升值。这谷开来那个时候正在考虑和薄熙来分手,和海伍德厮守,自然要考虑将来如何。在谷开来看来,若是瓜瓜跟着自己,将来在欧洲打拼,那么要给瓜瓜留个可以衣食无忧的手段,保证瓜瓜不会为了糊口而去做低级的活儿。对于薄熙来而言,正好相反,薄熙来希望瓜瓜跟着自己在政治上冒头,将来出人头地,做个将王之类的,若是自己可以登天,瓜瓜还要接班呢。夫妻两个其实对瓜瓜的前途设计不同的。因为谷开来看到被自己撬掉的薄熙来的前妻的下场,知道薄熙来有一天甩了自己,自己也是如此这般的,故而那个时候就开始早作打算了。

德威廉这一蛊惑,正好说在谷开来的心上,这德威廉如何就知道谷开来的心思呢,这都是在床上聊天的时候,谷开来漫不经心露出的口风,这德威廉本来就是来吊大鱼的,自然用心挖掘了。谷开来就问德威廉,法国那里比较好,德威廉说,尼斯那里风景最美,谷开来去过尼斯,知道那里的确很美,就让德威廉帮忙去找。德威廉自然一口答应了。本来谷开来只是要买一个普通一些的小房子,这样出租容易一些,可是,德威廉却故意找了一个大房子,为何呢,价格高啊,里面水分就多啦!

德威廉给谷开来推荐了一个大别墅,其实,也不是很大,而且是一个比较破烂的旧别墅,地段倒是不错的。谷开来就跟着德威廉去看,谷开来嫌别墅旧,德威廉说可以重新装修,就用自己的专业知识给谷开来描绘了一番,还说一旦装修完了,每个月可以租20万法郎,一年下来就是200多万法郎,谷开来听了心花怒放,立刻决定要买这个房子了。其实德威廉是在骗谷开来,这个房子,租金连德威廉说的一半都不到,可是,谷开来那个时候已经被德威廉迷住了,觉得这个法国大叔情人绝对不会骗自己的,谷开来知道自己的魅力,确信所有的男人都会被自己迷住的。

就在这个时候,徐明来了,还带了薄熙来的口信,瓜瓜将来必须回国发展,不要在海外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以免被人抓住把柄,薄熙来的意思是谷开来你不要公开给我戴绿帽。而谷开来理解成不要在外面买什么东西留下印记。所以对买这个别墅就犹豫起来了。

谷开来就和徐明说了买别墅这个事情,本意看看徐明是不是强烈反对,可是,徐明会意错了,以为谷开来是要试探自己忠不忠,立刻回应自己可以出钱,在徐明眼里,薄熙来的意思和谷开来的理解是一回事,所以徐明根本不会反对这种事情的。谷开来听了自然大喜,所以顾虑全消。可是,谷开来觉得薄熙来说的也是对的,为了薄熙来和瓜瓜,买这个别墅是不可以用自己的名字的,所以下一步如何处理,谷开来就犯愁了。

谷开来和德威廉说了自己的顾虑,德威廉老奸巨猾,问谷开来,是不是只要把名字掩盖掉就可以了,谷开来称是,德威廉又问钱怎么出,谷开来说徐明会出的。德威廉知道了,心中暗喜,连忙说,我认识很多律师,可以帮你做一个手续。文律师可以介入此事。谷开来一听,觉得很放心,因为文律师是她和信任的一个。所以,就委托文律师和德威廉去做一个计划出来,安全地买下这个别墅。

看官看到这里可有看出问题呢?这里还有一个关节呢?这谷开来为了这个别墅,不找自己的亲戚,却去找临时认识的外国男人,是否有些怪异呢?这个又要说谷开来的家庭了,谷开来排行老五,家中最小一个,学历最高,人又是最漂亮的一个,从小家中宠爱之深,上面4个姐姐都无法比拟,故而谷开来从小得宠侍娇,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和几个姐姐关系不洽,可是谷开来的母亲因为最最疼爱这个掌上明珠,故而几个姐姐只有让着她的份了。而成年以后,几个姐姐都到香港发展,其实对于谷开来而言,找在香港的姐姐帮忙才是最合理和最安全的,可是,谷开来心气太高,认为求姐姐帮忙是丢自己脸,故而宁愿冒着被鬼佬骗的血本无归也不愿意依靠手足情深的姐姐。这个才是这个家庭的真正悲剧啊。若是找了姐姐,后面一滩乱事都没有了,省去多少麻烦啊。就是纪委查到姐姐那里,姐姐只要说自己的,别人奈何不得的。因为谷开来姐姐乃是香港商人,中纪委根本无权过问人家财产是那里来的。其实,对于大陆P民而言,只要不是公务员或者其家属,CP的任何机构都无权直接过问P民的钱财来自何方。

德威廉和文律师找人做了一个极为复杂的计划,这个计划,除了德威廉自己完全明白以外,连谷开来都不见得完全知晓这里面有多少坑。这德威廉做的极为巧妙,第一步,先赚了买房子的中介费,这个破别墅,根本不值那么多。第二步,装修费,这个是谷开来愿意送给他的,因为的德威廉忙里忙外,谷开来并没有给他专门的费用,所以这个钱是应该给人赚的。第三个,这才是大坑呢,因为谷开来不能写上自己的名字,所以德威廉就建议用公司名义买。其实用个人的名义买不见得多出很多税,除非再次交易的时候要付增值税,大约30%。但是法国有一个富人税,对于价值超过100万欧元的房产,每年要付富人税。而尼斯这个别墅,按照价格来算的话,每年要付别墅价格的1%的富人税给法国政府。换言之,谷开来如果以私人名义购买,每年大约要付1万欧元(约10万人民币)的富人税。如今很多华人在法国买房产的时候,也是用公司的名义来避税的。这个说起来也是一个标准的避税手段。可是,用公司的名义,将来麻烦很多的,你以为法国政府不知道这些猫腻吗?人家不傻,等着以后慢慢杀肥猪呢。

德威廉的整个计划,网上已经有人拆解的很明白了,说书的不再赘述,简述如下:德威廉和谷开来建立一个A公司,然后这个公司收徐明公司的钱,但是,徐明给这家公司开出的其实是信用证,严格意义上,徐明没有直接把钱给了这家A公司,而是做了这家A公司的担保!这家公司就把钱进行洗钱动作,在两个银行和信用机构里来回运动,掩盖钱的路径。再把钱给了一B家公司,这家公司再投资一家C公司去买这个别墅。但是,A公司不是B公司的股东!这就是关键了。而B公司的股东和总经理是是文律师!这下清楚文律师和谷开来的关系了吧。C公司不用钱买别墅,而是到银行贷款,而给出贷款的银行是A公司给出的钱,但是银行不说这是A公司的钱,私底下银行打了一个白条说承认这笔钱是A公司的,可是没有法律效力!这个就是用来蒙谷开来的。如果半路这家银行要黑你,你也没招的。好在人家银行不做这件事情。问题在于C公司的股东竟然不是谷开来的人,这可就要命了,这是德威廉给谷开来下的圈套。因为人是德威廉找的,所以这个人只听德威廉的话。而ABC公司要雇人,要发工资的,可是,谷开来没有给人发过工资,因为她认为这个和国内一样的,就是一个壳。问题是,文律师也好,德威廉也好,人家不可能长期白白为你干活的,这就是问题所在了,谷开来以为男人只要和自己发生过性关系,就会一辈子是自己的奴仆了,这就是谷开来的妄想所在了,最后谷开来发现男人们都离她而去的时候,怎么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按理谷开来本身是个律师,对这个应该比常人看的更透才对,可是,被性关系搞得有些错乱的谷开来,估计这个时候已经迷糊了,看官试想,海伍德,德威廉,文律师,徐明,这里面纠缠起来,谷开来就是天女下凡,也不见得完全应付的过来。所以,谷开来索性就交给德威廉一手操办,自己专心去搞装修设计,把个别墅修的美轮美奂,然后还做了一个漂亮的PPT配上好听的音乐,在家里自我欣赏,自我陶醉,徐明来了,就一起欣赏,一起陶醉了。

德威廉,则借着这个机会,做了股东,完全控制了这套别墅的运作和所有权,只要谷开来要股权,就必须付钱给德威廉,德威廉可以说这是法国政府的规定,否则就是犯法!而一路上三个公司,谷开来到时候付出的远远不是她认为的那个数字了。所以后来谷开来真的想换人持股的时候,就麻烦了,因为德威廉根本不给她换!

谷开来买了别墅,薄熙来自然知道的,所以,薄熙来后来去了京城以后,特地关照徐明不要透露这个别墅的任何信息给别人。这个事情是真实的,也是合理的。徐明印象极深。而自从徐明慷慨解囊以后,谷开来对徐明自然另眼相看,两人自然而然亲近起来了,结果,徐明就被谷开来当作小老公一样差遣,大小事情,谷开来都找徐明商量,连着瓜瓜的事情,也都是找徐明商量的。徐明也尽小老公的职责,全心全意服侍瓜瓜母子,薄熙来也很高兴,家里有人搞定,自己乐得在外快活,而徐明又是提供快活源的人,这薄家已然把徐明看成心腹了。

只是到了2007年的时候,谷开来跟着薄熙来去了重庆,这个时候,德威廉又来要钱了,原来,德威廉的房租根本没有多少,以前一直用假账骗着谷开来,而谷开来也没有在意这些零花钱,虽然谷开来以为大约每年有几百万呢。德威廉见谷开来回了中国大陆,很少去欧洲了,也不常见他了。德威廉手里的收入日渐减少,自然要来问这个高官夫人讨钱了,谷开来这个时候察觉到德威廉在骗他,可是,谷开来没有什么办法,就想了一个更蠢的办法,让海伍德介入这件事情,她以为海伍德一直跟着自己,保持着两性关系,就忠心一些。所以,就让海伍德去做C公司的经理。德威廉不好阻拦,可是,经理不是法人,也不是股东,只能管管日常运营费用,所以租金这一块,就被海伍德管住了。问题是谷开来也没有付海伍德工资啊,所以海伍德一样把租金给自己发工资了。对于谷开来而言,她还是一分钱没有拿到,只是换一个男人去收租金而已。

谷开来更加没有想到的是,海伍德在接手了别墅的经营权以后,立刻就和德威廉串通了,德威廉原来就认识这个海伍德,自然就教他如何黑掉谷开来的钱了。海伍德自然也不客气。而最有意思的就是文律师了,几乎没有从这个交易里拿到任何好处,却一直担任着一个空壳公司的股东和精力,默默无闻地为谷开来做事!一直到中纪委找到他,他也不肯作证,实在是这个事件里唯一保护住谷开来的男人!

再往后2010年就发生一个大事情,这个事情瓜瓜也介入了,结果搞砸了,是个牵涉海外项目的,金额至少在1.4亿欧元,谷开来很紧张,要海伍德帮忙,并答应给他10%的佣金,海伍德受谷开来委托,利用自己的特殊关系,出面摆平了这个事情,解了瓜瓜的麻烦。可是,事情了结以后,谷开来翻脸不认账了。可是,海伍德自己可是掏钱搞定这个事情的啊。所以,海伍德就很生气,找谷开来,谷开来不理,海伍德就找瓜瓜,瓜瓜理亏啊,自己闯的祸,海伍德搞定的,老妈也答应的,所以就答应海伍德回去和谷开来说,没想到谷开来一口回绝了。因为谷开来认为,海伍德这几年拿了那么多租金,就应该帮助自己办事的,而且又是情人,哪有问情人要钱的事情?结果瓜瓜被夹在中间,不知如何是好,海伍德又催得紧,瓜瓜就再次求谷开来给海伍德钱。其实,海伍德要的是更加重要的东西,这个第一季里已经交代了。而海伍德也让德威廉知道了这个事情的一些由头,德威廉心里高兴啊,就挑唆海伍德去争取别墅的股权,海伍德立刻就写了诉状要打官司了。

德威廉这头就和谷开来说海伍德如何闹腾,应该把海伍德撤掉,谷开来听说海伍德又打官司,又要股权,心里愤恨极了,立刻撤了海伍德,并要把之前过户给海伍德的股权收回,让徐明接手。其实海伍德根本没有拿到股权,被德威廉挡在门外,所以才打官司要股权的,因为谷开来授权给他了,他拿着授权书去要股权的。而德威廉却不让人过户,可是,德威廉却告诉谷开来股权已经过户给了海伍德,所以谷开来已经被德威廉掌控在手。谷开来问德威廉如何是好,德威廉说只有全权委托他来办事才可以。谷开来就真的相信了,把自己的股权全部转给了德威廉,结果德威廉一分钱没花就得到了300万美元的股份。
而徐明为了这个过户的事情能够顺利进行,把自己的相好姜丰叫了出来,去做股权转让。姜丰开始以为这是徐明为自己买的别墅,心里高兴的不得了,结果德威廉做了手脚,股权转让的时候有一个转不过来,而文律师又不知姜丰是何人,要把金额写上,以免谷开来吃亏,结果姜丰害怕了,事情搞砸了。为了把事情弄清楚,谷开来还把德威廉叫到重庆来问话。
2011年的时候,德威廉来了重庆,见到谷开来的时候,大吃一惊,谷开来变成一个肥婆了,虽然还是有些漂亮,可是就是一个大妈了。德威廉兴趣大失,不过在这个时候却遇见了王立军,和王立军交谈了一下。德威廉后来又和姜丰等办了股权转让手续,可是关键的c公司却永远转让不成的。等后来姜丰明白这个乃是谷开来的别墅时,心中失落至极。心中明白徐明和谷开来必有关系。可是,姜丰自己也被徐明送给薄熙来睡过,自然知道这里面污七八糟,现在一切只有听徐明的了。其实,徐明对每个女人都是这样玩的,都说要和她们结婚,张大明星也一直以为徐明要和她结婚呢。徐明只是拿着这个做幌子,让她们出面陪高官睡觉而已。反过来看,徐明对这些名女人的掌控极为到位,功力非凡。

这里别墅的股权转让的十分尴尬的时候,那里海伍德催瓜瓜又紧张起来,这瓜瓜到底搞了什么项目,这个在第三季里会有揭晓。只是网上薄粉说的什么高干子弟介入的重庆地产项目被薄熙来停了的故事,都是胡扯,若是这样的事情,薄熙来早就在庭审时候说自己如何了得了。就是辩护律师指出这个项目的中介金额是1400万欧元的时候,薄熙来一个字也没有接,可见薄熙来是知道怎么回事的,必定与自己不利,所以才闭口不谈的。退一万步说,海伍德和德威廉说的时候,都是说的法律上的问题,是谷开来在法律上欺骗了海伍德,而不是赖中介费的问题。而且,高干子弟介入的重庆房地产项目,和海伍德有何联系呢?这个时候,海伍德已经在京城的阿斯顿马丁汽车行里做销售顾问了。

如今,这别墅严格地说来,和谷开来无半点关系,主要控制权都在德威廉手里,姜丰拿到的是其中的两家公司的一半股权,并无控制别墅的能力,不过租金大概可以归到姜丰这里了。因为她接替了海伍德的位置,做了公司经理。而姜丰,在做了徐明的情人的时候,应该还没有和自己的老公离婚,后来估计玩的野了,只好和自己的老公离婚了。而徐明,事实上根本没有当众承认姜丰是自己的未婚妻。不过给人的印象是姜丰是自己的女朋友(之一)。如今,姜丰大约要靠着这套别墅过余生了。德威廉还可以时不时的再来敲竹杠呢。

….

留下评论

十二月 2, 2013 · 9:52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