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爸爸62年对印作战的小故事(1)

以此文缅怀牺牲在藏南土地上的英雄们

来源: 军人后代 http://bbs.wenxuecity.com/mychina/769948.html

有关整个战役的部署上网就能找到很多,有兴趣的可以看看,相当精彩!就不用我这个不懂军事的外行多说了,我的故事是从爸爸当年一个刚入伍新兵的角度来描述战争的。本文所有照片都来自网络。

特别谢谢pacsqc同学的善意提醒,俺已经把文章中比较敏感的东西都删了!

(一) 第一次战役 — 克节朗.达旺战役,藏字419部队活捉印军第7旅准将旅长达尔维。

1962年8月1日,刚毕业分到重庆某高校的爸爸报名参军。这是非征兵季节的一次特殊征兵,因为时局的需要,西藏部队特意到重庆、成都地区招收了一百多位学生兵,其中包括了像爸爸一样的十多位应届大学毕业生。爸爸虽然个子不高,可是他是我心目中文武双全的真正男子汉!那时候的爸爸血气方刚,参军目的很单纯,不为别的,就是为了保家卫国。不过爸爸应征入伍却没敢告诉爷爷,世代务农的贫苦人家培养出一个大学生实在不是件易事,全家人都对他寄予厚望。8月底,爸爸从川藏线进藏,汽车过了昌都之后,才给爷爷写信告知此事。

到达部队才知道中印战争已经箭在弦上,各部队备战气氛浓烈。新兵先集中训练一个月,教了些基本单兵作战技能。然后爸爸和其他两位同学被分到了驻防林芝的藏字419部队155团,都是香饽饽,一个团三个营平均分配,一个营一个,爸爸被分到八班。到连队已经是十月初,连指导员单独给爸爸开小灶,带他到山坡上实地教授如何根据地形地貌实施攻击?怎么和战友进行战术配合?这样突击练习了一个星期。10月8号,部队整装出发,往麦克马洪线集结。

两天之后,155团到达麻麻沟,这是个狭长的夹皮沟,部队在这里做最后的战斗准备。不时从山上抬下来被印军打死打伤的我边防部队军人,155团的官兵看得两眼冒火,憋足了劲要跟印军干一场。不过,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每天部队都有个把自残的战士,借擦枪走火把自己的胳膊腿打伤,当然是被立即送回后方医院(今天专门与爸爸查证,有没有人就地枪毙,爸爸回答说,不可能,但是这种人这一辈子的前途也就完了)。

10月16号,155团轻装往克节朗河靠近,而担任迂回穿插任务的157团(此团在79年对越作战也担任穿插任务)已经提前一天出发了。何谓轻装?就是扔掉一切和作战无关的东西,上身着棉衣,下身只有一条单裤以便行军。爸爸背了一支半自动步枪,360发子弹,四颗手榴弹,一个5公斤的炸药包,一把挖工事的铁镐,一个水壶,一个斜跨在身上的米袋子(这装束电影上都见过哈),一共有60来斤。负重在崇山峻岭之间急行军一天两夜是个什么滋味?按照爸爸的说法,就是累得不想活了的滋味!为了避免印军察觉,部队选择了拉则拉山口这条路线,是一条年久失修、坎坷不平的骡马道,部队和运送淄重粮食的骡马同在一条羊肠小道上挤,又是夜间行军,黑暗中爸爸被骡子踩了一脚,脚背肿起老高,还得拼命跟上队伍。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在农村过夜的经验?熄灯以后那才真叫伸手不见五指,就更不用说在西藏的原始森林了。夜间行军实行灯火管制,前后两个战士互相看不到,只能凭声音分辨方位,脚下是个什么样的状况也不知道,反正感觉前面的战士跳了一下,后面的也跟着跳一下,感觉前面的是坐着往下梭(四川话“滑”的意思),后面的也跟着梭。前面战士背上背了口锅,后面的一碰一脸的锅烟灰。不小心碰到水壶铁锹,发出叮叮噹噹的声音,连长压低声音一顿骂:“一群笨蛋,要是被印军发现了,毙了你们!”这段急行军是爸爸认为最艰难的路程之一。爸爸刚入伍上高原,之前在地质学院每月才二十多斤的定量粮吃了好几年,又没油水,可想而知他的体力不会好到哪去。这样高强度的急行军和脚上的伤让爸爸只有张着大嘴喘气的能力了,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不如死了还痛快!幸好爸爸的班长非常照顾他,班长姓唐,58年兵,四川仁寿县人,他看爸爸快跟不上了,拿过爸爸的枪和铁镐背在自己肩上,要爸爸跟在他身后,无论如何不能掉队。这样一来,唐班长身上负重少说也有八十多斤,每次原地休息之后,他都不能自己站起来,得爸爸在他身后连拽带拉才能起立。

155团就是这样翻山越岭,快速地悄悄地渗透进了克节朗河谷。10月18日深夜,全团到达指定位置,埋伏在河岸边的丛林里,近两千多号人在河谷里潜伏了一天两夜,对岸的印军竟毫无察觉!10月20日清晨,克节朗河谷在晨光中一片寂静,爸爸看见一印度炊事兵哼着小调到河边取水做饭,挑着桶晃晃悠悠又回去了。7:30, 一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克节朗河谷立即就像炸了锅一样沸腾起来。155团是主攻团,爸爸所在的三连又是主攻连,自然是冲在最前面的。克节朗河虽然不深,但是水流湍急,不拉绳很容易被水冲走,班长率先跑到河边,朝对岸的树桩上扔出一条长绳,拉着绳子手脚麻利地过了河。印军完全没有估计到中国军人会在这时候这个地点出现,一下子懵了,全部退缩到山上的地堡抵抗。由于印军长期经营,阵地配系依山势、林木、石崖设置,据点隐蔽而且坚固,地堡群连环配套,火力配系严密,堡与堡之间便于形成交叉火力,相互支援,一营在作战中只能逐堡强攻,攻坚战打得十分艰苦。唐班长带着爸爸和其他十多个战士冲到一个山坡,山坡上有二十来个地堡,就算每个地堡只有一个印军,也比爸爸他们班的人多。可是这些印军全部龟缩在地堡里,不露头,以求自保。既然如此,那就一个一个地收拾。老爸喜欢观察地形动脑筋,他想迂回到地堡后方,因为地堡的枪洞都对着下面,从上往下打岂不是更容易?正当他企图从侧面往山上钻的时候,印军发现了他,把他压制在一个土坑里动弹不得,一露头就挨打。唐班长赶紧招呼机枪班班长火力掩护,随着机枪有节奏持续“嗒嗒嗒……”的声音响起,爸爸抱着抢以翻滚姿势从土坑里滚了出来,弹片贯穿了军帽和袖子,没伤着皮肉。

三连以迅雷之势往纵深推进,速度之快是谁都没料到的,所以老爸差点被自家大炮误伤。爸爸在树林里快速奔跑,好累啊!两条腿发软,有点不听使唤了。正在此时,传来炮弹的声音,不是电影里很夸张的尖锐呼叫声,而是击破空气有些沉闷的“噗噗”的声音,说明炮弹就在头顶了,爸爸两腿一软,倒地向低洼处滚去,炮弹在头顶爆炸,跟在爸爸后面的火力排排长,因为回头指挥战士卧倒而慢了一点,一块弹片击穿了他的锁骨(后来排长还被大家伙开玩笑,说他是当官的,没有负重,不像爸爸和其他小战士那样早就累得两腿打晃,他的双腿还比较有劲,所以卧倒速度慢了半拍)。爸爸从低洼处爬起来后,提着枪继续往前冲,没注意到他的枪已经被弹片削掉一截。又跑了几十米远,一个卧下出枪拉抢动作,这才发现枪少了一截,急得喊:“班长,枪打断了!”班长一听,大吼:“你个笨猪,你不知道捡把枪?”树林里到处是受伤战友留下来的枪,爸爸捡了把冲锋枪,一直打到战役结束。爸爸一个新兵蛋子,连队给他发了把崭新的半自动步抢,当宝贝一样爱惜着,虽然打断了,舍不得扔,还背着,被班长看到,又是一顿骂:“笨猪啊,破枪还背着干嘛?赶紧给我扔了!”

正当唐班长带着全班战士攻击几座地堡时,后面掩护的机抢突然没声了,回头一看,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子弹从机枪班长的后脊柱贯穿了身体,从喉头穿出,机枪班的一名战士扑过去抢救也被一枪撂倒,NND,唐班长火了!以低姿向机枪班靠拢,被击中小腿,摔倒后滚下了山坡,幸好被树挡住,抬眼一看,在爸爸他们匍匐地的后面有一块巨石,巨石下面有一个无盖的地堡,从上面是看不到的,班长大叫:“石头后面有人。”于是爸爸偷偷从侧面摸到石头后,扔下一颗手榴弹结果了他。这次战役中,爸爸所在的八班只用一个人负伤的代价摧毁了24座地堡而获得西藏军区的集体一等功称号,整个三连也荣获中央军委颁发的集体一等功称号。

当155团在正面猛烈攻击印军第7旅时,比155团早出发一天的157团也已经包抄到印军的屁股后面。157团走的是更艰苦、更荒无人烟的深山老林,山上长满了高山杜鹃,当他们走出原始森林的时候,每个战士的棉衣都被杜鹃树挂得稀巴烂,露出一团团的棉花,好似一群“绵羊”。所以当印军突然发现眼前的一群群白花花的“绵羊”解放军时,知道被截了后路,更乱成一团。印四师发现7旅已经无路可退,派出一架直升机,想把旅长接走,晚了一步,机场已经被157团占领,直升机被缴获,旅长达尔维带着十来个随从只好钻到杜鹃林里,被进林子拾柴火的战士抓获。

藏字419部队在围歼第7旅之后,沿着马路一直打到了达旺,这里是情诗大王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出生地。部队在这里开始为第二阶段战役—西山口战役做准备。

来看看美丽的达旺庙吧。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真实再现, 网上原创, 常识索源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